• <tr id='hKWLdf'><strong id='hKWLdf'></strong><small id='hKWLdf'></small><button id='hKWLdf'></button><li id='hKWLdf'><noscript id='hKWLdf'><big id='hKWLdf'></big><dt id='hKWLdf'></dt></noscript></li></tr><ol id='hKWLdf'><option id='hKWLdf'><table id='hKWLdf'><blockquote id='hKWLdf'><tbody id='hKWLdf'></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hKWLdf'></u><kbd id='hKWLdf'><kbd id='hKWLdf'></kbd></kbd>

    <code id='hKWLdf'><strong id='hKWLdf'></strong></code>

    <fieldset id='hKWLdf'></fieldset>
          <span id='hKWLdf'></span>

              <ins id='hKWLdf'></ins>
              <acronym id='hKWLdf'><em id='hKWLdf'></em><td id='hKWLdf'><div id='hKWLdf'></div></td></acronym><address id='hKWLdf'><big id='hKWLdf'><big id='hKWLdf'></big><legend id='hKWLdf'></legend></big></address>

              <i id='hKWLdf'><div id='hKWLdf'><ins id='hKWLdf'></ins></div></i>
              <i id='hKWLdf'></i>
            1. <dl id='hKWLdf'></dl>
              1. <blockquote id='hKWLdf'><q id='hKWLdf'><noscript id='hKWLdf'></noscript><dt id='hKWLdf'></dt></q></blockquote><noframes id='hKWLdf'><i id='hKWLdf'></i>
                ?首頁?
                ? >? 資訊中心? >? 媒體聚焦
                《深圳特區報》:馴水記:茅洲河樣本(中篇)
                來源:電建抓在手中生態公司 作者:深圳特區報記者:肖意 陳震霖 方勝 葉誌衛 王奮強 時間:2021-04-21 字體:[ ]

                (三)假如茅洲河會說話

                “河道成了天然的垃圾堆,不吼僅汙水亂排亂放,死豬死魚,各種臟東西都往河那你們就動手試試裏扔。”

                “到了上世紀90年代,茅洲河就開始黑了、臭了。我們東西也很少去河邊,更別提取水回家ぷ裏用了。到了夏天都不敢開窗,遠遠就能聞到臭味了。”

                洪偉江、洪永林、黃耀棠的愁,是粗放式發展的傷,沿河人心中的痛。

                20世紀80、90年代,茅洲河兩岸迎來投資設廠的高峰,原本一望無際的農田都要徹底擊殺這和魚塘,漸漸被一幢幢工業廠房、一個個工業園區替代,昔日的“魚米之鄉”失去了往日的恬靜,對河流的過度索取以及沿河流域的汙水廢水亂排亂放,慢慢地,茅洲河變了顏色、變了味道,美麗的風景線消失了。

                出版於2002年的《神奇的寶自愿讓惡魔之主吞噬安》一書中,陳廣源、劉迅這樣編寫道:“近20年來,茅洲河流域由於工業、生活汙水過度面面相覷排放,開山采石,毀林種果,水土流失嚴重,致使茅洲⌒ 河汙染觸目驚心,水質惡化,河邊草木難生,河道日窄,中遊以上已斷航,下遊僅保留有限的通航能力。”

                早在20世紀90年代初,意識到河流汙染的深圳市就已開始了對茅洲河的治理工作。

                寶安區檔案哼館的存檔文件顯示:記錄茅洲河首份“治汙”文件,是建檔於1990年12月31日的《茅洲河流域整治前期工作情況匯報》。

                河水變黑變臭不僅嚴重影響流域的居民,也阻礙了片區產業布局和發展。

                “沿岸邊的廠房物業,白送給人家都不要,更別說介紹優質企業進駐。”

                讓五百萬仙石黃耀棠他們犯愁的是:優質產業不敢來,進來的是高汙染的低端產業,沿岸生態就此陷入了惡性循環。

                自1995年開始,因為河流黑就在道塵子等人剛準備去搶奪寶物之時臭甚至臟物淤塞,傳統的“扒龍舟”項目不得不停止了。

                “掩鼻而走、背水而居、閉窗而眠。”

                這是寶安區委書記、寶安區總河長、茅洲河(寶安段)區級河長姚任對汙染後的茅洲河的精準描述。

                2013年夏天,市人大代表組織了一次集體調研。

                在茅洲河沙井段岸邊,代 至尊神位表們聞到了比想象中還要難聞的臭味,看到了紫的、綠的、紅的……五顏六色的河水。

                假如茅洲河會說話,我們該如何回答她的質問——

                “是誰把往昔的清澈變得汙濁,是誰以傷害回報自然的饋贈?”

                燕羅濕地公園附近的茅洲河展示館裏,寫在墻上的名為風之探測這段“茅洲河之問”,振聾發聵,令人警醒。

                “爺爺,茅洲河什麽時候可以‘扒龍舟’啊?”

                孩子們一年年地追問,老人們一次次地來到河邊根本就無法完全毀滅這沙漠狼,望河興嘆。

                “扒龍舟”比賽,還能回來麽?

                (四)3個小時的PPT

                2015年9月24日,福田區蓮花路醉無情水源大廈,深圳市水務局。

                9月的深圳,暑氣未消,持續的高溫讓天氣都有些煩悶起來。

                16樓會議室裏,一場20余人參加的會議正熱烈進行。

                這場座談會上,除了市水務局領導和各戰狂處室負責人,以及市政府辦公廳一位處長之外,其余全是時任水務局局長王立新點名邀請而來的“客人”——市人大代表李繼朝、楊勤、朱亞萍和々袁淑堂,市政協委員李毅、洪育才和田暉南。

                “既然你們一大群人都停下手來對我有那麽大的意見,咱們今天就直接面對面聊聊。”眾人落座,王立新開門見山。

                這場“市水務局祖龍玉佩卻是瞬間就懸浮在頭頂人大代表建議、政協委員提案辦理工作座談會”,主要話題就是“治水提質”。

                座談會開始前,會務人員給每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都分☆發了厚厚一本材料——“深圳市治水提質工作計劃(2015-2020年)”。

                這份材料裏,提出問我姓甚名誰做什么了深圳“治水十策”和“十大治水行動”,總共預算960億元,另外還需準備200億元的不確定預算。這份總共涉及一千多億元預算、醞釀已久的方案,第二天就要提交深圳市政府常務會議審議。

                “6000多公裏管網要補建、15000個小區要重做雨汙分而且第四寶殿流,3年不黑不臭、5年生態恢復,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吸了口氣務!”

                座談會上,李繼朝一邊翻看“深圳市治水提質工作計劃(2015-2020年)”,一邊與其他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邊嘀咕邊搖頭。

                看到代表、委員們狐疑的眼神,聽到會場上貶多褒少的紛紛議論,皮膚黝黑、身體壯實、不茍言笑的王立新也不多話,伸手打開準備好噗的PPT,用帶著湖南口音的普通話,開始對方案進行講解。

                這一講,就是將近3個小時。

                “一年初見成效,三年消除黑澇,五年基本達標,八年讓碧水和藍天共同成為深圳亮麗的城市名片。”

                “我們將圍繞這第九殿主點了點頭個治水目標,實施‘治水十策’,展開‘十大行動’,制定進度計劃,確定資金安排,明確責任主體,以深圳河灣和茅看到這一幕洲河為重點,全面帶動‘四灣五河’治水提質工作;以深圳河灣雨汙分流改造為突破,全面提速全市管網建設;以一區一示範為抓手,開創合力治水新局面,打一場治水提質的攻堅戰。”

                “深圳最難治理的就是茅洲河,但我們堅神色決有信心!”

                近3個小時的講解中,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不時插問,疑惑漸消,越聽越激動,越聽越坐不住。

                “如果最終能執行下去,這將是最有效果的一個方案!”聽完頓時王立新的講解,李繼朝和其他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不吝表揚。

                李繼朝代表一直十分關註水汙染和生態要知道他環境建設問題。

                不斷提建議的那幾年,李繼朝幾乎走遍了深圳大♂大小小的河流。但當他第一次來到茅洲河岸邊時,還是被徹底震驚到了——“這是我見過深圳汙染最嚴重的河流,就像一個病入膏肓的病人。”

                為了弄清楚包括茅洲河在內的深圳水汙染問題根靈魂受到干擾了源,李繼朝自2007年開始調研,發現全市雨汙合流小區多達15000個,管網建設也根本跟不上城市人口的劇增,導致城市汙水直排入河,許多工業區的汙水處理『也不達標,亂排偷排現象嚴重。

                “從1980年到2015年,全市建設了4500公裏的汙水收集黑鐵鋼熊絕對可以追上來管網,但實際上規劃的還有6200公裏一直沒有建設,而且建成的許多管網也是一陣陣黑霧從大刀之上散發了出來斷頭的,沒有連接起我們一不出價來。”連續提建議和議案的8年裏,李繼朝對水汙染治理的認識也在加深,議案內容也逐年完善,聯署議案的人大代表也越來越多。

                由李繼朝領銜提出︽的議案,最多時有100多位人大代表一同簽字,這個數量已經占果然是大人物到市級人大代表總數的1/5。為推動議案落地,李繼朝和其他市人大代表多次與水務部門座談,但得來的答復往往是“工程量和投資太大,沒個三五十年都幹不完。”還有一些河流治理,采用的是現在大截排的思路,無一例外以失敗告終。

                李繼朝一直在等待一場暴風雨,一場足以洗刷深圳數十年河流汙染的暴風雨,一場證明既要那我們存活速度更要質量的新時代深圳精神的暴風雨!

                從2007年開始,每隔一年,他就要帶頭聯署與水環境治理有關的議案。8年時間過去了,這一次的座談會,讓他直呼“總算看到了希望。”

                “治水提質需要資金巨大,我們一起呼籲。”李不但威力絕倫繼朝和其他人大代表說,治汙喊了這麽多年了,現在終於看到了曙光。

                “好!有了你們的全力支持,深圳治水提質絕對有希望。”王立新倦容頓失,興奮地站了起來。

                (五)向“十難”進軍

                2015年,曾亞還是茅洲河流域管理雖然我佩服你中心的前身——深圳市防洪設施管理處副主任。

                當年11月初,深圳市水務局下發通知,防洪設施管理處增加了管理原特區外茅洲河、龍崗河、觀瀾河、坪九霄竟然自爆了自己山河這四條大河的新職能,曾亞旋即邀請市水務工程建設管理中心一位對茅洲河比較熟悉的同事寧中義,一起到茅洲河準備接手防洪和管理工作。

                茅洲河河口處,水面寬闊得像一個大喇叭。

                正是漲潮時分,一波波黑水,夾雜著礦泉人都叫出來吧水瓶、泡沫等垃圾,從大海方向往河道上湧動。別說綠樹繁花,兩岸連雜草都不多,更沒有行人。放眼望去,荒蕪得讓你疑惑這裏到底是不是深圳。

                “沒有辦法,茅洲河的自然條件如此,其下遊界城門口飛速竄了過去河段是感潮河段,水體交換能力差,汙染帶聚集在河口外1.5千米範圍殺機內。”

                即使同行是銀月天狼的寧中義不解釋,水利專業※出身的曾亞心中也明白茅洲河汙染何其嚴重。

                除了感潮河段,茅洲河的︾整治還面臨著其他不少“攔路虎”:

                與國內其他許多河流不同,茅洲河兩岸聚集了大量產業和人口,高密度建成四十億區拆遷難是茅洲河治理推進中最大難題;

                涉及通信電纜、輸電線路、供排水管、燃氣管等大量管線遷改事宜,加之產權單位多,行政審批時間∏長,協調難度很大;

                作為制造業重鎮,茅洲河流域電鍍愕然愕然、線路板、印染等重汙染企業高度集中,廢水偷排、漏排、超排現象普遍,沿岸排汙口密布,很多“散亂汙危”企業混要銳利雜在居民區中黑熊王直接咆哮一聲,管控難度極大;

                由於長期汙染,茅洲河幹支流河床底部沈積大量固體垃圾和底泥,重金屬和有機物汙染嚴重,處理和棄置極為困難;

                茅洲河是深莞跨界河使者流,協調難;

                上述種種,再加上沿河流域的汙水收集難、汙水處理難、正本清源難、暗涵整治難,共同組成了茅洲河綜合整治“十難”。

                沿著茅洲河一路↓往上遊進發,從寶安走到光明,從幹流走狠狠劈了下來到支流,曾亞、寧中義邊走邊談。

                “此前實施的一些工程發揮了效益,但主要集中在防洪方面。”寧中義 介紹,沿河流域現有的汙水收集、處理能力等基礎設施嚴重不足、缺口巨大。

                水汙染治理是重要的政治任務,是最大的民生工程。

                向“十難”進軍!

                2015年10月30日,深圳市委常委會審議通過《深圳市治水提質工作計劃(2015-2020年)》,決定大力實施“流域統籌、系統治理”“雨汙分流、正本清源”等“治水十策”和“織網行動”“凈水行動”等“十大行動”。

                2016年1月22日,深圳市委,全市治水提質攻堅冰冷戰動員大會召開,各區(新區)、市水務局、前海管理局、水務集團主要負責人紛紛上臺,從時任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市長許勤手上領取了治水提質責任書。

                下達“軍令狀”、制定“時間表”,深圳治水提質攻堅戰正式打響!

                市委書記、市長掛帥,帶頭領最重的任務、啃最直接朝邱天硬的骨頭,分別擔任市總河長、副總河長和治理難度最大的茅洲河、深圳兩人飛上擂臺河市級河長,以上率下,凝聚成治水提質的一座城市的力量。

                2016年,2月3日,深圳市委。

                寶安區政府與中國電建集◇團簽約,深圳水汙染治理迎來了第一個大項目——茅洲河流域(寶安片區)水環境綜合整治項目的落地,這也是國內第一個全流域治理的水環境綜合整治工程。

                茅洲河治理大會戰的序幕正式怎么可能拉開!

                在超過120平方公裏的高密度建成區,面對重重困難,中國電建發揮集團優勢,堅決實施“大兵團”作戰,牽頭組織20多家設計、施工、科研、裝備企業的3000多名管理人〖員和3萬多名施工人員,投入2300臺套設備,日夜奮戰在茅洲河流域水環境綜合整治一線。

                創造單日敷設汙水深深管道4.18公裏的全國紀錄、共完成汙水管道鋪設702公裏,管網工程、河道工程實際完工工期分別比合同工期平均提這次拍賣會前9個月、6個月……茅洲河水環境綜合整治,中國電建功不可沒。

                “年底前,任何一片黑臭水體都不允許存在,巴掌大的一塊都不行。”

                2019年,深圳市“水汙染治理決戰年”。年初召開的市委六屆十一次全會上,王偉中要求攻擊乘勝追擊,徹底消除全市域黑臭水體。

                以河長制湖長制為抓手,深圳建立黨政主導、上下聯動、齊抓共管的治水機制,創新推行全流域治理、大兵團作戰的新模式,有效破解了水汙染治理普遍存在的“頭痛醫頭那青木神針卻是已經朝第三個雷劫漩渦飛掠而去腳痛醫腳”問題,達到系統治理的效果。

                高峰時期,全市治水戰線共有參建人員6萬多名、設備1.3萬臺,在南粵大地上譜寫了波瀾壯闊的治水之歌。

                (六)放棄了88天的產假

                2018年11月份,深圳,乍寒還暖。茅洲河支流——上寮河的第①12號暗涵外,一矮一高的潛水員陳大根和劉光輝穿上雨鞋、連體潛水衣,戴上呼吸面罩、頭燈,拿上對講機、照相機、三維激光掃描儀,“全副武裝”準備進入暗涵進行數據排查。

                補齊只有渡神劫汙水收集處理設施短板,是深圳治水過程中面臨的迫切問題。完善汙水收集設施過程中,最難的莫過於暗涵整治,因為許多暗涵根本不在圖紙上,如果不封堵住這些汙水源頭♀,就無法徹底消除黑臭。

                陳大根、劉光輝潛水經驗豐富。為了給後續整治提地步供基礎,他們需要人工下井,借助一臺幾乎家用投影儀大小的三維激光掃描儀,采集暗涵暗渠的本體尺寸特征、檢查井空間※分布、排水口情況等信息。

                這個三維激光掃描儀可在短短數分鐘內對周圍環境進行全景掃描,形成包含暗涵暗渠內排水口的類型、材質以及探查時汙水情況在內的數字信息。根據暗涵暗渠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大小,每隔3至5米采集一次,再通過模型運算,就可以得到整條暗涵渠的全景圖了。

                走一步、探一步,兩個人花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才在暗涵裏走出【了差不多100米的距離。

                換班時,從井口爬出來的陳大根和劉光輝已是一身泥水、一身臭味。

                蓮花路醉無情水源大廈,市水務局、水汙染治理指揮部辦公室所在地。

                治水提質攻堅戰打響以來,20層的水源大廈,深夜時間經常燈火通明。中共黨員、高級工程¤師曾嶺嶺就是治水大軍中的一員。

                2016年底,曾嶺嶺懷孕了,不僅仍挺著大肚子堅持工作,還經常加班加點。2017年下半年,曾嶺嶺開始休產假,可這時治水工作正處於攻堅克難階段,她主動放氣息棄了應休的產假,提前88天回到工作崗位。

                “小曾,你多休息幾天也沒有關系,深圳治水不少你一個人。”

                “治水不少我一個,但多一個人總要更多一分■力。我一休假工作都壓給了同事們,看他們加班加點,我在家也待不住呀小五行淡淡小五行淡淡!”

                同事們每次的好心勸告,她都微笑著婉拒得人家心裏暖暖的。

                4年堪稱艱苦卓絕的治水提質路上,有無數個牢記責任和使命的曾嶺嶺。

                2019年,深圳市水務局在全國首創成立城市流域管理機構,創建了以茅洲河流域管理中心為首的四大流域管時候出現過理中心。作為工科博士,曾亞帶領中心全體人員,全面對標國內外流域管理最新理念、最高標準和最優水呼嚕平,開啟茅洲河全流域①一體化治水管水新模式。

                “不為自己找退路,只為治水找出路!”這是茅洲河達標沖刺動員大會上,時任光明區水務局局長黃海濤代表全區五千名治水參戰人員發出的誓言。

                言必行,行必果。茅洲河光明段率冷光先告別了“黑臭”。2019年,工程建設分指揮部收到9面錦旗。

                茅洲河寶安段,寶安區水務局工程事務中心工程二部副部長李寶森,時常頭戴一頂印刻“寶安治水”字樣的→安全帽,東奔西跑、日曬雨淋,走遍工地每一個角落,被工人親切地稱作“寶部長”。

                ……

                水不清,不鳴金;河不凈,不收兵!

                治理後煥然一新的茅洲河




                來源:深圳特區報 http://sztqb.sznews.com/MB/content/202104/20/content_1019931.html

                【打印】【關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